机智的上帝

全职粉,黄少一生本命
初三狗,疲于学习无法自拔

小周生日快乐啊!你永远是心中的枪王。

对不起昨天太糟心了,一直上课没时间祝福……

【all黄】欲戴其冠(5)

狗血穿越ooc,古代黄穿回世邀赛
短打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

“那谁。”一个人在后面叫道。

黄少天条件反射转过身去,顺便掩饰尴尬。“你干嘛呢,搞那么多事情出来。”

叶修插着口袋,“小周你们两个要去干嘛呢?”

黄少天注意到叶修旁边也有一个框框。

叶·异姓王爷·耿直说实话·但你摸不到他的底·虽然抽烟熬夜但女友粉和周泽楷媲美·黄少天的前男友·修

他立即没好气地呛声说,“我们一个远程一个近战,好不容易一个队伍当然是交流一下啦,你管这么多干什么?”

周泽楷微笑,“前辈,少天是我的男朋友。”

黄少天觉得这时候的周泽楷不太一样了,他的眼神客气疏离,以往清澈的眸子变得深邃,就像一些小姑娘说得什么,他看你一眼,你就会入了魔般爱上他。

系统:玩家那么快,就接受了这个设定?

黄少天:难道你想我怎么样,难道这时候打他的脸,到时候任务完成这里的黄少天会打死我的。

“那个什么,叶修不好意思,我们有些事要快点搞定,你闲得无聊可以去和文州比一比谁心更脏。”黄少天头疼,拉住周泽楷的手臂,急匆匆地往前走,顺便转过头对叶修快语速地丢下一堆话。

叶修看着黄少天,嘴角勾出一个微妙的弧度,摇了摇头,转身离开。

2

黄少天觉得周泽楷似乎很高兴,礼节性的微笑加深了许多,变得温柔。

他停下了脚步,这里是一个走廊,应该没什么人会经过。

周泽楷没等他转过身,就轻轻地环住他。他放松地靠在黄少天的肩上,两个人的距离离得很近,近得黄少天都能听到他的呼吸声。

“很高兴。”周泽楷的声音带有笑意。

黄少天不动了,他搭在周泽楷肩上的手收回了力,垂了下来。

“那什么,周泽楷。我们现在是,情人关系对吧。我觉得,那什么在世邀赛期间这关系先断一断,就等到中国队拿到冠军,再这样那样。哎呀,你懂的。”黄少天有点懊悔,声音很轻,他觉得这样很不好。

周泽楷的身体僵硬了,良久,他闷声说,“为什么?”

黄少天瞬间就更心软了。

“因为叶修?”

“你想哪去了?”黄少天无语,他转过身来,“离家前我母亲跟我说,如果我们拿了世界冠军,她就同意,嗯,这段感情。但如果没拿到。我觉得比赛嘛,太感情用事不好 虽然都有基本素质。我们也肯定能拿到冠军的,但万无一失,还是先断一下。”

好吧,黄少天觉得自己也是在瞎扯。

“你说了?”周泽楷抬起头来。好看的脸即使激动也依然好看。

“嗯?”黄少天应声。

一个很轻的吻落在他的唇上,有点甜,有点软。黄少天迷迷糊糊地想。

“很开心呀。”周泽楷笑意盈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解释一下为什么天天想得到,系统给了他一个21世纪的黄少天的世界观,但没有给他记忆。所以他看到老叶前男友会呛声,我们在一起就算了居然还分手,你放弃了我。不要脸!



每当想为本命产粮的时候,总是恨自己不会画画文又渣…

【all黄】欲戴其冠(4)

狗血穿越加系统,ooc 之前的那篇觉得太烂删了。
短打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黄少天觉得这个世界有一句话说得很好,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。

他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,看着身边熟悉的面容笑闹,幸好现在看上去他们都很吃惊,没有人说话。投影幕上的视屏滚动,除此之外别无声音。

你能懂这种绝望吗?感觉就像一个刚刚最后一科成绩发下来时,学渣还沉浸在错题的讲解,学霸们已经开始算总分了。

保安叔叔有三句名言,你是谁,你要干什么,你要去哪里。

系统:您真是本质吐槽帝。

黄少天冷漠,被你发现了,这个世界的一个好处就是能用更诙谐幽默的句子来表达自己的想法。

系统:友情提醒,您现在要谴责一下叶王爷符合人设。

恍惚之间有人开始指责,他连忙敷衍着跟上,反正对于叶修,谴责的多了去了。

然后他们散场,周泽楷走到他旁边,顿了顿,似乎有话要说。

黄少天觉得还是那个锦衣华服,手持银弓鲜衣怒马的周泽楷好看。

系统:给玩家弄了个标签,帮助认清人物属性。

然后周泽楷肩旁浮现了一个小框框。

周·小将军·不善言辞·心灵美容颜更美·外表很纯良·内心戏无数·黄少天的现任男友·又称情人·泽凯。

这是小框框吗?大框框了好吧!黄少天思考。

“少天?”周泽楷对他笑,“你之前说要说话。”

黄少天觉得,即使穿着这奇奇怪怪的衣服,周泽楷怎么还是那么红颜祸水,要罚!然后他凭借多年交情,准确无误地回答,“我有什么想告诉你?”他应声。

系统!为什么一个好好的热血奋斗的游戏会有现任男友这个设定出现!





黄少天

算是瞎逼逼一些,用生命吹天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近看《傅雷家书》,觉得傅雷先生有段话很有道理。

赤子便是不知道孤独的。赤子孤独了,会创造一个世界,创造许多心灵的朋友。

我一直觉得全职这个世界有点过于理想化了,许多人物不论性格形象,他们都始终坚持。包括追求,包括梦想。

曾经中二时候读江南的《龙族》,里面孤独一直是花了浓彩淡抹描绘的一个主题,可能是因为没有经历过主席那样的人生,一直对此不置可否。

主席会感觉孤独,是因为他是一条龙,他和身边的人有很多很对不同。

黄少天是强大的,但他永远不会和孤独这两个字一起出现。

黄少天刚出道的时候一定是遇见过新人墙的,并且撞地头破血流。又加上他的风格,机会主义的数据肯定好看不到哪里去,可想而知第四赛季他受到了多少的质疑。外界的记者,网上蓝雨粉丝的抨击,或许蓝雨内部也会有所争论。

也许一个因为他的失误而队伍惨败的比赛后,会在等观众散场后独自一人静静地坐着。或许会怀疑,或许会流泪。

但他不是孤独的,也永远不会消沉。

那时候的他身边还有喻文州,喻总会笑笑,陪他坐一下。或者说一句,你看我这样都能成功,你有什么做不到呢?*

这一篇就被揭过去了,然后他手持利剑继续拼杀冲滚,即使鲜血淋漓,仍然笑得明朗。

老师今天跟我们说,孤独,寂寞,无聊有什么区别?

我在语文书上用铅笔轻轻地写,黄少天会觉得无聊,但从来不会孤独。

他耐得住寂寞,能在赛场上隐忍只为一个机会,但他天性是阳光的,是黑夜中一盏灯,春天时一场雨。

所以说我爱他。

【all黄】一场聊天(上)

就是假设黄右QQ群弄的一场关于在最短的时间内写一个符合内容的小场景的活动
一切都是瞎编的!!!
ooc预警!!!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【就是喜欢all黄】

群主:又到了每个月的最后一天!关于致力于推动ooc黄右段子的活动又一次开始hhh

群主:因为可能有萌新不知道,先说一下游戏规则。

群主:世界上第二可爱的群主,就是我,给一个cp和主题,小天使在最短时间内产粮,比心。

群主:大家辛苦了一个月,这一天就是放(fang)松(fei)一(zi)下(wo),所以ooc的话不要介意~

群众a:这一天,圣光穿过厚厚的云层,来到我的旁边

群众b:期待,群主快开始!

群众c:坐等吃粮

群众d:小萌新觉得这个活动好带感,哪位大佬想出来的我宣你啊!!!

群主:第一道,乐天,天天表白ing

最近喜欢白居易:

黄少天想,他不会说漂亮的情话,追求女孩子的表白现在想来太过羞耻。

  他又想,一般人表白都是先夸对方的名字,张佳乐。

  “你看,外国人写中国毛笔最爱的就是张,因为这个姓的草书可以简化成3又4分之13。”简直在扯淡。

  黄少天叹了口气,对着前面空无一人,说,“张佳乐,我喜欢你啊。”

  一个笑吟吟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“我也喜欢你啊,黄少天。”

群众e:手速好评!

群主:第二道来了,all黄,天天战死be,emmm,当初询问题目的时候就感慨,真的是越来越丧(gan)心(de)病(piao)狂(liang)了

落红花满地:

黄少天站在城墙上,入目是黄沙平铺,覆盖了一片大地。这里什么都没有,没有江南的秀丽,没有巷子深处的食铺,没有他们。

这里的风也是干的,没有湿意,如果下一场雨那可是全城同庆的事。

但这里是举国上下第二道同西夏的防线。没人想到第一道会破的如此之快,即使是喻文州王杰希几个周旋调令,援军也来不及了。

所以现在只能靠自己了。

这里什么都没有,但无数人的热血造就了边塞的潇洒肆意,虽说不够温润,但足够豪爽。虽说他们不在身边,可是怀有共同的信仰意念,也算是一路陪伴。

黄少天想起叶修战矛上的红缨飘飘,周泽楷拉弓搭箭,箭无虚发,王杰希一脸高深莫测,喻文州笑容温和。

我们不会输的。

我爱你们。

群众a:蜜汁正经

群众b:给清水打call!

群主:鼓掌👏,下一道题目是:韩黄,花吐症

总是你拉我进群:

韩文清早上起来,发现唇边有一片金黄色的花瓣。

他皱了皱眉,开口。

好几片花瓣又从他的嘴里飘出。

整个霸图看着他们一如既往的韩队长,用生命憋住笑意。

张新杰推了推眼镜,看上去一本正经地翻百度百科,“队长,这叫做花吐症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菊花。队长你要想,总好过说一句话吐出一个仙人掌吧!”张佳乐笑得不能自己。

韩文清叹了口气,这可怎么告白啊?

群众f:emmm,韩队长花吐症

群主:下一道:伞黄,我长大了。

白月光和朱砂痣:

黄少天会在每一个清明的后两周前往H市。

在街头买一束漂亮娇艳的花,打车向南山公墓去。

那一天他会穿一身整齐的黑西装,扣好扣子,系好领带,显得整个人庄严又肃穆。

明明苏沐秋不喜欢这种风格,但或许他是想告诉他,我也长大了。

群众g:苏哥哥真的是……

群主:额,下一题,叶黄,分手之后难过

自己作死:

叶修一不小心被绊了一下。没办法,最近没什么心情收拾东西,让沐橙她们过来看到这幅鬼样子,就丢脸丢大了。

那是一个相框,当时情绪上来狠狠地丢在了地上。玻璃碎成一片一片的,幸好没被划伤。

叶修知道这是什么照片。他们拿下世邀赛的冠军,没有很亲昵的动作,只不过是靠在一起笑。

黄少天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。叶修蹲下,手指轻轻地划过相片。

他感觉心揪在了一起,必须紧紧地缩起来抵御那份难受。

他袖子被打湿了,以为可以轻描淡写地过去的事到头来不过是一场自己作死。

耽误了他那么多时间,真是不应该。

群众d:有没有甜一点的……

群主:有有有!王黄拯救宇宙!王黄的普通同事梗!

tbc

【all黄】the tiger in me sniffs the rose

民国特工paro
一章一般只有一个cp,修罗场要后面才有,本章先叶黄
主叶修视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“夜少爷,黄少天他已经在等您了。”小六对迎面走来的年轻男子躬身,说。

小六是“迎欢”这戏园子的一小厮,繁华的上海滩有众多戏园子,“迎欢”算不得上太过出名,但几出拿手的戏折子吸引了不少达官贵人。

黄少天是新来的小生,唱腔姿态在这戏园子绝对算得上拔尖的儿。这夜少爷看上去被这一角儿迷的神魂颠倒,一天来这圆子好几次只为那黄少天。说起来这夜少爷长相俊秀,出手大方,若是能被这少爷赎了,也是顶顶好的福分。

“多谢你了。”叶修掏出点赏钱递给小六,懒洋洋看上去极好说话。

说起来名字这东西因为特殊原因得变来变去,有时候正主都会忘了到底有没有重名。就像这夜少爷,叶修已经快忘了是夜连理还是夜小栾,或是夜何?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记的姓,这随便排列组合的名字早就不知道排到哪去了。

叶修往前敲了敲门。

“请进。”一个清亮的声音,叶修推门而入。

一个男子懒洋洋地倚在榻上,手里拿着本书。他穿着青色的长袍,随便地卷起了袖子,露出对一个男子来说略显纤细白皙的小臂。脸上洗掉了之前涂抹的浓妆,现在不沾颜色的面容显得淡淡地,好像山水画最远处的青山点点,仿佛吹一下就会散在风中。

叶修找了张椅子坐下,“你倒是有兴致。暗红尘霎时雪亮。”

“热春光一片冰凉。夜少爷,劳烦帮我倒杯茶。”

叶修挑挑眉,“你也不怕得罪金主。”倒还是去拿茶壶。

黄少天放下书,走过去。叶修递给他一杯茶,顺势拉着黄少天坐下。他挑一下眉,接了过去。

“你真是不会照顾自己啊。”叶修叹了口气,把黄少天宽大的袖袍仔仔细细地卷好。

黄少天一只手捧着茶杯,一边手垂下任叶修摆弄,他微微笑了,“夜少爷,你听说了最近的一件大事吗?”

“听说有个人逃来了上海滩,你关心这个啊。”叶修抬起脸,目光看向黄少天的眼睛。叶修的目光一向是摸不透的,比如现在,含情脉脉笑意满满,眼底深处的阴影却看不真切。

“虽然说人轻力微啊,可是对有的人,不能不关心呀。”黄少天对上叶修的眼睛,答道。

黄少天倾身,他的鼻尖碰上叶修的鼻,两个人的吐出的气碰在一起,气氛暧昧。

黄少天嘴角上扬,笑容加深。他笑起来很好看,嘴角有个小小的梨涡,叶修想。

然后他直起了身,“我们出去走走吧。”

黄少天放下茶杯,“那就走吧。”

2

叶修问黄少天,“你要什么?”

“没什么?”

“真的没有吗?”

黄少天斜瞥他一眼,“我要的夜少爷可给不起。”

“那真是可惜。”叶修笑笑。

“去看电影怎么样?”黄少天抱着头,问。

“悉听尊便。”叶修停下脚步,说道。

黄少天拉住叶修的手,“走吧。”

他们挑了个国外的爱情片。碟片慢慢地转动,光暗了下去。五官深邃的女演员一举一动都带着股灵气,即使没有声音,没有音乐,但是这部电影特别能抓人心。

漫长的一生,娇俏美丽的女主角,英俊的男子,穿梭于繁华的街道华丽的宴厅,优美的舞姿,淡淡的忧伤。

“如果,这能成为现实的话。那该有多好。”叶修轻轻地说,他和黄少天靠着很近,这时候转身,唇与唇之间的距离不过分毫。

“只是如果。夜少爷,人生如戏。不说这电影,就是我们的戏也是一样。”黄少天说,他说话的时候嘴唇一张一合,明明没化妆的时候显得嘴唇薄而淡,但叶修特别想吻上去。

“但是我也希望。”黄少天继续说。

叶修吻了上去。其实不过是一擦而过,可以算故意也可以算故意。

黄少天顿了顿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3

两个人肩并肩地走,旁边马路上熙熙攘攘,黄包车,小轿车,衣着讲究的小姐太太,粗布麻衣的车夫小贩,举止有礼衣冠楚楚的绅士,不紧不慢闲逛地不知哪家阿姨,吵嚷着为银钱争执的顾客商人。

他们两个却不知道到底属于哪种人,有时候连自己都不想记起。

一个男孩从他们身边飞奔而过,黄少天被撞了一下。他皱了皱眉,却没有说什么。叶修看向那个男孩,“那是谁?”

“我们园子里的。”黄少天答道。

旁边突然又有几人跑过,叶修拉住黄少天的胳膊,用力往旁边的一条小巷带,“怎么老是有人?”

“抓小偷啊!警察!抓小偷啊。”那是几个车夫,看上去二三十的年纪,因为跑动和大夏天的热浪,汗如雨下,边嚷边涨红了脸。

黄少天叹了口气,“夜少爷,莫见怪啊。”

叶修笑,“戏园子条件那么差,你还待在那干什么。”

黄少天笑笑,“没办法,除了这唱戏,旁的都不会啊。”

叶修看了黄少天一眼。

黄少天觉得自己受到了藐视,刚想发作。

叶修却回头一看,“哟,这不是刚刚的那小子吗。”

“黄先生,夜少爷。”男孩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,脸蛋因为营养不良发黄,脸颊上晕起两块不正常的红色。眼睛倒是漂亮,闪闪发光的,好像有万千世界。他扑通了一声跪下。

“哟?”叶修摸了摸下巴,惊奇。

那个男孩的故事挺俗套的,家中有母亲重病,父亲赌博,自己在戏园子帮忙却攒不到多少钱。

可是这些千篇一律的故事都是真实的,对于每一个身陷其中的人来说,那些绝望和悲伤是无法理解的。

可是这些情绪太多啦,在这个上海滩。

然后叶修怀疑黄少天起码拿出自己一半资产给那个男孩。就他平时那幅样,这么多钱可是大手笔呢。

“你倒是好心,虽然的确挺可怜见儿的,但这世道,可怜的人那么多。任你多有钱都帮不完。”叶修淡淡说。

“我的确没有责任,也没有能力担起那么多人。可是夜少爷,自古以来,不论是孔孟或是西洋那边,力所能及去做善事,都是能积德的。其实只不过很多人都没有做到,而我做到罢了。”黄少天笑眯眯地回道。

“您可谦虚了。拿完那么多钱,那你的赎身金怎么办?”叶修看着黄少天,良久,问。

“这不是有夜少爷吗?”黄少天笑回。

叶修揉揉眉头,“我可攀不起您这大人物。”

明明不在意,偏偏撩人。

4

叶修送黄少天回到了戏园子,想了想,招手拦了部车。

“谢谢。”叶修给了钱,车停在了一家赌场前。

这算不上上海最大的赌场,但也是生意红火。他走了进去。

“先生您好。”穿着美丽的女服务员笑着迎客。

叶修往远处看去,突然顿住了脚步,朝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“请您出去,谢谢。”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和黄少天叶修下午遇见的男孩。

一个想拉回去,一个却懒得爬。引起了纠纷惹上了事,招待员已经客气地要请出去了。

黄少天给了钱,可是有时候自甘堕落不是钱能挽救回来的。叶修想。

“你这不要脸的臭小子,就知道坏事,我赌博花的是我的钱,你那钱从戏园子里的不要脸那得来的,好意思?”那个男子大声嚷嚷。

叶修皱眉,拨开拥挤的人群往前走。

“夜少爷。”男孩看见他似乎吃了一惊。

“先生,您认识这两位吗?”旁边的招待员问。

“怎么了?”叶修冷这张脸,问。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填完的可能tan 90

夜雨声烦

回头看全职,发现虫爹真的是很用心的一位作者。
觉得账号卡好听,随便扯一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开始看到夜雨声烦觉得很有意境,想来背后的操作者应该是同苏沐橙一样有情调的小姑娘。

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”情意绵绵,口中吐出,颇为柔软。

“声烦”两个字不落俗套。觉得不过是个女孩子对于长夜雨声不绝,碰上了些忧心事,有些感慨。但对于这夜雨只怕仍是欢喜的。

然后觉得脸好痛。

看微博上有人问虫爹,为什么黄少天会取“夜雨声烦”这个账号卡,是暗指他话痨吗?

虫爹的回答有趣,“说起来,其实是我取的。”

但觉得这名字其实仍是十分适合黄少天的,抛开那些小女生的文艺腔。

雨代表了很多。

像暮春的雨,淅淅沥沥落下,撑着把伞走在G市的小路上,木棉花树挺拔,鲜红明亮的花朵将这雨都带得温柔。

像夏天的雨,有时候走在半路,忽然就倾盆大雨从天而降,如果没带雨伞就不得不找一个麦当劳躲躲,反正雨走的也快。但是到了台风天又及不相同,大晚上的可能正高高兴兴地抢boss,突然玻璃窗开始颤抖,风呼啸而过,意识到台风又大驾光临,只好赶忙将阳台上的花收好,嘟嘟囔囔地将窗子闭紧。这时候的雨恐怕会烦了点。

像秋天的雨,虽然G市人总是自嘲一年G市冬夏足矣,但一天夜晚恍然起身,嫌冷关掉了空调,那就是秋天。那天晚上经常会下雨,直爽利落地,颇有点叶子黄了的悲秋和肃杀。

像冬天的雨,G市冬天很少下雨,一旦雨声响起便不太想出门,被雨淋湿的衣服黏在身上,冷便进了骨头,如寒芒剑光。

很多在荣耀里的人应该都认为黄少天是夏天的夜雨,有点聒噪,但少了他又不行。

我觉得他是一年四季,春天的温柔,夏天的活力,秋天的直爽,冬天的冷酷。

雨水在古时被称为无垠之水,干净又透彻。能洗刷掉夜晚留下的一些不堪。

黄少天恐怕是从天上来的,带着干净的眼神和有时乍现的风华,然后沾染上的一身烟火味,变得温暖。

【all黄】欲戴其冠(3)

狗血穿越金手指,ooc
古代黄穿回世邀赛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黄少天托腮看着前方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,有些玩味一笑。

“您好皇帝陛下,欢迎来到穿越之你猜猜你猜不到套路,以下简称你路。我是系统俗称金手指0810。”

黄少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他看着拟人化的小姑娘系统,微笑说,“西凉那边最近蠢蠢欲动,不知道有谁诬陷点文州以前的事,在朝廷里面叽叽歪歪个不停,老叶身体吃了点问题,当年的旧伤发作,小周出征在外。”

他轻松的眼神之下,是锋利的剑芒,一待挥下,即使是无边火海也能被冷冻成冰。黄少天很生气,平时的玩闹平和所幸全部收敛起来,“朕,有那么多事要忙,你,让朕来陪你玩什么破游戏?”

空间仿佛被一把剑划过,一阵寒风凛凛,卷过空间,犹如大冬天的雪原,空无一物,哪里都是代表着冷酷的雪白。

小姑娘倒是不慌不忙,“皇帝陛下不要着急,您是什么人物都来了这里,我们游戏又特别有人权。请先听完条件。首先,您玩游戏的这些日子,您那边都好好的一分一秒都没过。”

“而且,您也见识到了我的能力,如果您成功通关,叶王爷的伤难道还治不好。”小姑娘笑得平静。

黄少天翻白眼,这不摆明了料到自己肯定答应吗。人家有实力又肯和你好好说话提的条件又着实不能拒绝。

他叹了口气,对这种非常人能解释的现象也别扯皮了,弄得费脑子费力气。黄少天坐回椅子上,“你慢慢说吧。”

小姑娘笑,“你路的背景设定是21世纪时,中国一个名叫荣耀的游戏在十年的发展后火爆非凡,如今全世界联合举行国际赛事,您作为中国国家队一员,成功通关的条件是帮助中国队拿到冠军。”

黄少天强忍着自己不吐槽,首先,什么是21世纪,游戏?赛马吗?国际又是什么名词?

“您的队友有叶修叶王爷,喻文州喻丞相,周泽楷周小将军,王杰希王监军,肖时钦肖阁主,楚云秀楚姑娘,苏沐橙苏姑娘,张佳乐张太傅,张新杰张御史,李轩李侍郎,唐昊唐大人,孙翔孙副将,方锐方大人。

“对于陌生的世界请您不要太担心,作为一个优秀系统会帮助您走向人生巅峰携手胜利的。”

黄少天摆摆手,“小姑娘,看在你的样子上面,我不说重话。但是有一项原则需要申明—如果我们 那什么中国队成功了。靠的绝对不是我一个人或者所谓的金手指。这对于其他人来说是彻彻底底的不尊重。”

“那是我们共同的荣耀。”黄少天说,然后他小声地补了一句,“就像当初一样。”

小姑娘愣了下,然后乖巧地说,“您像怎样就怎样。”

黄少天也懒得跟她说道理,就当做一趟旅行休息一下,反正有一帮靠谱的人在划划水就好了。

“接下来您会穿越到一个你们刚刚聚集起来的会议,叶修叶王爷正在解释为什么他会不告而别又回来。请发挥您的演技,对于一切都不要惊讶。”

然后黄少天眼前一黑。

tbc

感觉这种弄出来bug挺多的,双线笔力根本掌握不了尤其是刚刚开好的脑洞结果看看写出来,尴尬……

比起动漫更喜欢漫画的黄少,帅气的机会主义妖刀剑圣,一步一剑一杀,那一剑耀眼的风华,就是喜欢他